盈利回升 在线旅游守望“春天”

发布时间:2022-03-26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3月24日,国内OTA龙头企业携程公布了2021财年业绩。至此,国内几家代表性OTA企业去年的“成绩单”悉数浮出水面。

尽管携程、同程旅行、途牛三家企业2021年度盈亏表现不一,但从整体上看,三家0TA企业均实现了盈利持续回升。

而随着疫情成为短期内旅游业伴生式的新常态,共谋破局、静待花开,也使得各大OTA平台必须持续探索,谋求新的发力点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从年报所披露的战略上看,三家OTA平台各有侧重。

全年盈利回升

自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,国内旅游业不断遭受冲击,这其中,OTA企业首当其冲。以2020年经营数据为例,携程、途牛、同程旅行均遭遇亏损或净利润下滑。

但在2021年,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,文旅行业持续得到复苏。在这一年,三家OTA企业均表现出了盈利能力回升的迹象。

3月22日,同程旅行公布的财报显示,2021年,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6.35亿元,同比增长28.70%;实现净利润7.23亿元,同比增长120.82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自疫情发生以来,同程旅行成为上述三家OTA企业中唯一连续实现盈利的公司。

而携程和途牛虽然在2020年遭遇大额亏损,但在去年,两家公司均显著减亏。

携程2021年实现净营业收入为200亿元,同比增长9%,约恢复至2019年的56%;归属母公司净亏损5.50亿元,亏损同比减少83.06%,经调整后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亿元。

途牛则在去年实现净收入约4.26亿元,较2020年同比下降5.30%;净亏损约1.29亿元,而2020年净亏损为13亿元。

整体来看,三家OTA企业2021年度业绩表现向好。但在第四季度,各家企业还是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考验。

第四季度,携程实现净营收46.81亿元,同比下降5.70%、环比下降12.41%。其中,该公司报告期内的住宿预订营业收入、交通票务、旅游度假业务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降。

途牛第四季度实现净营收0.73亿元,同比下降38.2%。随着出行管制的增加和从旅游相关产品获得的佣金减少,途牛打包旅游收入和其他收入,较2020年同期分别下降了48.6%和13.8%。

而同程旅行第四季度营业收入虽然较2020年同期增长至18.64亿元,但其经调整的净利润和净利润率均有所下滑——报告期内,同程旅行经调整的净利润为2.50亿元,同比减少4.3%;经调整净利润率为13.6%,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.3个百分点。

三家OTA企业去年第四季度均遭遇经营压力,其共同的原因在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。例如,同程旅行在财报中表示,“2021年第四季度本来就是旅游淡季,再加上市场受到疫情带来的巨大压力,需求自2021年十月初的国庆节后大幅下滑。”

不可否认的是,疫情成为当前文旅行业所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。“看天吃饭”的行情几乎左右着行业复苏的节奏。

据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统计数据,2021年,国内旅游总人次32.46亿,比上年同期增加3.67亿,增长12.8%,恢复到2019年的54.0%;国内旅游收入(旅游总消费)2.92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增加0.69万亿元,增长31.0%,恢复到2019年的51.0%。

消费数据的回暖程度不及旅游人次,意味着文旅行业经营复苏的空间有待提升。

但值得庆幸的是,今年前两个月份,国内文旅产业一度迎来增长。

素有OTA行业“晴雨表”之称的携程,今年1月至2月的国内住宿预订业务量同比增长超过20%,已接近2019年水平。

不过,随着3月份以来国内部分地区疫情反弹,OTA企业所面临的挑战还将持续。

各谋突破口

当前,如何面对短期疫情常态化,寻求可持续生长力,成为OTA企业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一些OTA企业在去年第四季度的部分板块的出色表现,或能成为各家企业找到的相应的突破口。

受益于下沉策略的效果,同程旅行2021年住宿业务收入和交通业务收入均维持了增长。

报告期内,该公司旅行住宿业务收入为24.1亿元,同比增长23.8%;第四季度国内酒店间夜量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增长20%,其中低线城市酒店间夜量较2019年增长超40%。

此外,同程旅行去年交通业务收入为44.6亿元,同比增长28.4%;由于其交通业务深入众多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,其第四季度汽车票销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超400%。

同程旅行对于服务人群的定位是,“为更多中国非一线城市的旅行者提供优质服务”。这意味着,深耕下沉市场成为其标志化的策略。

也因此,在同程旅行去年用户增量上,非一线城市的新增量占据了主体。

财报显示,同程旅行2021年全年平均月活用户达2.6亿,同比增长34.2%;年度付费用户达到2亿人,同比增长28.2%,创下新高。其中,该公司居住在中国非一线城市的注册用户约占注册用户总数的86.7%,且其在微信平台上约61.7%的新付费用户来自中国的三线或以下城市。

相较于同程旅行的精准策略,业务规模更大的携程则寄希望在去年通过战略的重新定位和调整,获得内生动力。

2021年以来,携程实施“旅游营销枢纽”和“深耕国内、心怀全球”两大战略。其中,在内容营销层面,报告期内,携程直播的观众人数同比增长171%,约44%的用户观看直播后在24小时内下单直播间商品,实现了流量转化。截至2021年底,携程会员规模同比增长超过20%,高级会员实现两位数增速。

在国内市场层面,该公司则通过建立度假农庄,并推进多元化的政企合作。其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携程乡村旅游订单量较2019年增长6%,乡村酒店订单较2019年增长32%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过去一年,携程海外业务复苏态势较为亮眼。

根据财报数据,2021年,携程海外本地酒店预订量较2019年同比增长超过30%,新加坡、韩国等市场有约三位数增长幅度;海外市场的玩乐产品覆盖持续提升,2021年总量同比增长300%,覆盖约2000个目的地,较2019年订单量增长超30%。

此外,在商旅业务板块,携程全年商旅管理收入为13亿元,同比上升54%;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在去年第四季度同比上升20%,并较2021年全年同比上升54%。

携程和同程旅行在过去一年发力的侧重点不同,两家企业经营板块表现也有所差异。但整体而言,在不同的策略和定位之下,携程和同程旅行均实现了增长。

相较之下,业务规模较小的途牛则通过整合和数字化来提升运营网络的效率。

“通过加强整个产业链的垂直整合,专注于开发创新高质量产品和服务,途牛自营本地旅游运营商全年交易额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。”途牛方面表示。

不过,持续缩减开支亦是途牛去年减亏的主要原因。财报显示,2021年,该公司营业费用为3.531亿元,较2020年同比下降77.3%。其中,研究和产品开发费用、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、一般和行政费用都呈下降趋势,较2020年分别同比下降45.7%、59.5%、84.3%。

然而,在大幅缩减开支的举措下,途牛的运营能力依然有待提升。根据财报,途牛成为上述三家OTA企业中唯一出现营收同比下滑的公司。

值得肯定的是,在疫情冲击之下,三家OTA企业各出奇招、各谋出路,即便策略有所不同,但目标方向也都局部性“殊途同归”。例如,均重视数字化建设、强化旅游目的地业务打造以及积极融入“乡村振兴”等国家政策中。

如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所言,2022年会是一个“充满挑战和激动人心”的一年。

(作者:曹恩惠,彭钰滢 编辑:曹金良)